欧易

欧易(OKX)

国内用户最喜爱的合约交易所

火币

火币(HTX )

全球知名的比特币交易所

币安

币安(Binance)

全球用户最多的交易所

莞企得利钟表专注精密制造技术获全球同行赞许

2022-11-23 20:09:11 1720

摘要:制造时代:在瑞士,我为中国钟表代言“这款手表设计独特、造型精美、走时准确,在全球市场都很受欢迎,街坊可能会以为这是一款瑞士手表,但事实上,它是地地道道的中国货。”东莞得利钟表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得利钟表)董事长梁伟浩表示。近年来,该公司旗下S...

制造时代:在瑞士,我为中国钟表代言

“这款手表设计独特、造型精美、走时准确,在全球市场都很受欢迎,街坊可能会以为这是一款瑞士手表,但事实上,它是地地道道的中国货。”东莞得利钟表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得利钟表)董事长梁伟浩表示。近年来,该公司旗下SAGA手表频频亮相国际知名钟表展,受到世界认可。

延续了几百年历史的“瑞士制造”钟表,代表的是世界钟表制造的顶级水准。《制造时代》纪录片介绍道,梁伟浩等人不断奋力追赶,希望能缩短与世界先进水平的距离。2016年,得利钟表在“钟表王国”瑞士建厂主攻研发和制造,学习瑞士先进制表工艺,“引进来”的同时,大步“走出去”,实现让中国产品引领世界潮流的梦想。“希望有一天,中国生产中国制造的手表能有出头,我就是朝这个方向去走的。”梁伟浩说。

■得利钟表生产线 记者 郑志波 摄

追求尖端制造技术近乎痴迷

2月26日晚,位于凤岗镇雁田村的得利钟表组织员工,一同观看了央视播出的纪录片《制造时代》第二集《人在商界》。

“这个手表怎么戴到手上?”在纪录片中,梁伟浩的这句话让一场会议的气氛有点紧张。亲力亲为是梁伟浩的做事风格,每一款钟表的设计,他都要亲自看过。在过去的50年时间里,梁伟浩一直从事的行业就是钟表制造。

“在我们这里,除了注重质量以外,数量不是最重要的,要做得好才行,做少一点没问题,要慢慢做。”梁伟浩说。他对尖端钟表制造技术的追求,几乎到了一种痴迷的状态,因为他知道,对于工艺繁琐的精密手表而言,工作失之毫厘,差之千里。

在得利钟表车间,制造手表的装备几乎全部引进自瑞士,所制造的钟表销往世界几十个国家和地区。梁伟浩十分看重质量,因而,手表的零部件加工以及装配工艺,都要求在洁净、恒温的空间里进行。

梁伟浩办公桌上摆满了法拉利跑车模型,那段时间,公司正计划生产一款具有跑车元素的手表,轮廓、配色、车灯、轮胎等细节都在他的观察范围。

在钟表行业经历了逾50年,见证业内多次的起跌、风浪,梁伟浩正努力改变国产钟表产量巨大却无法成为钟表强国的尴尬。

梁伟浩表示,目前全球钟表的年销量是12亿只,中国生产的钟表或钟表配件就占了约10亿只,但由于中国钟表行业大部分在生产价格较为低廉的钟表,以产值而言,中国远不及生产高档钟表的国家。由于近年消费者比以往更懂得消费,对廉价手表的需求迅速下跌,导致这类产品的销量严重萎缩。

在市场大洗牌的过程中,消费者转移购买较为有档次、质量好的手表。“因此,国产钟表要努力的,不再是寻求廉价,必须转向生产质量有保证的产品,才能在市场中站稳阵脚。”梁伟浩表示。

“东莞制造”获制表名家认可

位于瑞士提契诺州的卢加诺手表加工厂,曾有一个生产可拆卸手表的概念,然而,他们用了一年的时间苦苦地寻找能将概念手表变成产品的企业。最终在东莞凤岗,得利钟表却只用了2周开发完成样品,4个月时间完成了整个产品系列制作。

为了更好借鉴“瑞士制造”,2016年,梁伟浩在瑞士卢加诺成立了一家钟表制造厂,开启中国手表的“逆袭”之路。

“中国制造”要在瑞士打开局面并不容易。纪录片中有一段,是梁伟浩的“瑞士之行”,他把在东莞花了两年时间制造的钟表样品,带往瑞士给苛刻的美国客户检验。

亚当斯是美国钟表企业负责人,他肯定了得利钟表生产的样品,但同时也指出,钟表存在着一些细节问题。纪录片中,梁伟浩变得严肃起来。

“他们的要求非常高,我还在学习,他们点出来的东西我都同意,要改善,要追求完美。”梁伟浩说。虽然有点波折,但得利的手表样品还是经受住了考验,这意味着,梁伟浩和瑞士的合作伙伴以及远在中国的制造团队两年来的心血有了回报。

在梁伟浩心中有一把放大镜,手表设计细节存在哪些问题他都一清二楚,他明白哪怕是一个细节没做到位,都很可能被客户否定,这就有可能会影响往后的商务合作。

“他是中国最好的表壳生产商之一。”沃尔夫冈是梁伟浩在瑞士的合作伙伴,他也是一名拥有52年经验的制表师。经过近10年的努力,梁伟浩得到了这位瑞士制表名家的认可。(记者 曹丽娟 见习记者 张帅)

版权声明:本站所有文章皆是来自互联网,如内容侵权可以联系我们( 微信:bisheco )删除!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