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易

欧易(OKX)

国内用户最喜爱的合约交易所

火币

火币(HTX )

全球知名的比特币交易所

币安

币安(Binance)

全球用户最多的交易所

创业风云:从“中国制造”到“中国精密制造”还要走多远?

2022-11-23 19:35:04 3357

摘要:这里是坚决不做标题党,认认真真写文章的营养媒体【优秀联盟UMON】。本期话题:强国利器,精密制造对话地:优盟.上海(虹桥)丽虹中心对话嘉宾:印度金属成型技术公司区域经理 蔡幕铮北京鼎好鑫源科技上海公司总经理 韦亮主持:上海晟联商业管理公司总...


这里是坚决不做标题党,认认真真写文章的营养媒体【优秀联盟UMON】。

本期话题:强国利器,精密制造

对话地:优盟.上海(虹桥)丽虹中心

对话嘉宾:

印度金属成型技术公司区域经理 蔡幕铮

北京鼎好鑫源科技上海公司总经理 韦亮

主持:上海晟联商业管理公司总经理 丛虎

当“芯片危机”骤然爆发,引发了中国自上而下的全方位反思,我们用了40年的时间,让“中国制造”遍及全球,也让中国摆脱了百年贫弱,实现了初步的民富国强。然而接下来,我们随即陷入了以美国为首的传统发达国家的强势打压,而这次他们搬出了压箱底的主打利器,就是左右“精密制造”的核心技术。因此,决定中国改革开放下半场命运的必将是“精密制造”技术的突破之旅,也是中美大国博弈的决战领域,跨过这道坎,甩完“王炸”的欧美列强将无牌可出,届时任何外力都再也无法阻挡中华民族复兴崛起的脚步。那么从相对低端的“中国制造”到高科技含量的“中国精密制造”究竟还有多远的路要走,还有多久的时间要等?空谈误国,我们还是来听听一线实业经营者们的感受和思考。

印度金属成型技术有限公司区域经理蔡幕铮(左)上海晟联总经理 丛虎(右)

蔡幕铮,印度金属成型技术有限公司中国区域经理,来自台湾,携娇妻爱子在上海工作生活已有十年之久,2021年随公司迁至虹桥商务区优盟丽虹中心办公,对国内的工作生活环境感到非常的满意和认同。

“真是有些惭愧,我们实际是洋买办的角色,主要引进国外制造的精密设备销售给中国,并没有对中国的新工业制造做出什么贡献……”当我抛出这个话题时,蔡总谦逊而坦诚地如此表达。

“不能这样说,中国的现代化进程就是从清末的洋务运动开始的,这是打开国门学习先进技术的必经之路,在这个阶段,“洋买办”是至关重要的角色,在中国改革开放的上半场,同样如此。”我回应蔡总这绝不是场面话。“但是接下来进入到中国经济腾飞的下半场,洋买办是否还有很大的存在价值?而我们又该如何正确把握”洋买办“与”中国制造“的发展关系呢?”

蔡总认为,从中国提出工业制造2.0发展战略实施到现在的近十年的时间里,应该说百分之八十的目标都实现了,在新能源、航天航空、生物医疗、海洋科技等领域都取得了重大的突破和发展,而剩下的百分之二十,就是现在以“芯片”为首的被欧美发达国家卡脖子的精密制造的核心技术。因此,在未来很长一个时期内,中国还离不开对国外先进精密产品的引进。就以他所在的公司来说,是由美国投资及提供核心技术,在印度建厂,专门生产高品质的汽车涡轮增压叶片。其核心优势是在大温差下保持高稳定性,提高汽车发动机的寿命。蔡总说目前在中国能提供这种高性能产品的只有他们一家公司,而核心制造技术同样是掌握在欧美国家的手中。这些年,中国的国产汽车工业发展迅猛,但始终未能在高档汽车领域实现自主品牌的突破,其主要原因,就是未能突破类似这些高品质高性能的核心零部件的自主研发和生产。因此,国产车要想实现这个突破,需要分两步走,第一步仍然是依靠对外采购,完成整车品质品牌的升级,然而这就必须付出高成本的代价,因此在这一阶段,国产汽车想挑战国外传统高档名车的市场地位是非常困难的。第二步是沉下心来开展这些精密零件制造技术的学习和研发,逐步实现国产化和高档化,最终才能以我们的性价比优势向发达国家的传统名车发起冲击。

然而说得容易,具体要怎样做才能顺利实现呢?我问及蔡总公司有没有在中国建厂的打算,蔡总很肯定地说是有的。相比印度,中国的产业工人队伍的整体素质还是较高的,运营管理也规范成熟很多,加之中国的汽车生产市场规模庞大,在中国建厂,生产和市场拓展的效率都会有长足的提高。但是同时也存在着两个影响在中国建厂的重要因素,一是知识产权保护的担忧,近几年,关于知识产权的问题和争议,造成了国外企业与中国企业进行合作时有一种草木皆兵的氛围,投鼠忌器的心理愈发严重;其二是中美贸易战所带来的不确定性,美国企业在中国建厂,具有中美双层身份,随时会在中美贸易战的制裁与反制裁中被“躺枪”。以上两个原因加之今年印度的疫情影响,原本已经纳入议程的中国建厂决策暂时搁浅。说到这里,个人感觉这两个原因不会仅仅是一家外企公司的个例,而是将成为未来很长一段时期内中外科技工业企业合作的主要困扰,也是中国如何在精密制造领域有效运用好“买办经济”和“自主研发”两条发展路径的难解课题。

带着这个疑问和思索,笔者敲开了优盟丽虹中心的一家国内民营科技企业的办公室。

北京鼎好鑫源科技有限公司上海分公司总经理 韦亮

韦亮,北京鼎好鑫源科技有限公司上海分公司总经理,所在公司是生产经营风电监测设备八年之久的国内民营工业企业。公司创始人是王沛然,是一位非常喜欢钻研的理工女强人。2013年,王沛然认识到新能源的广阔前景,果断进入了风电领域创业发展,8年的时间里,鼎好的风机监测设备累计装机量已达10万台,稳居行业前5名,算是典型而成功的国内民营科技工业实体。据韦总介绍,他们公司的核心是以监测软件系统的研发,硬件设备还是以外部采购为主。“现在很多国产科技产品的品质已经可以满足较高标准的使用需求了”,韦总给出了和蔡总不太一样的评价,“当然,我是指就我们这个领域而言……比如我们公司,通过多年的研发,不断改进完善,目前这套监测系统在稳定性和精准度上已经达到了很高的标准,而另我们感到自豪的是硬件供应链已实现了全国产化。”

韦总从自身公司的实战中客观地认定了业界对中国的科技发展水平共识:我们国家目前在软件研发上已经表现出超强的能力和明显的优势,包括对精密产品的设计,在国际上都可以说达到了一流甚至超前的水准,但是唯一不足的,就是核心精密产品我们有能力设计出来,却没有能力制造出来,主要是因为我们没有欧美发达国家在精密制造领域的多年沉淀和传统,在经济快速发展的大需求下,国家与企业也无法放慢脚步自主研发精密制造的核心技术,只能是高价引进,快速应用。

那么怎么才能尽快解决这个问题,缩短我们被“卡脖子”的周期?韦总给出了一个很简单朴实的观点,他说,其实所谓精密制造,也没有什么高深莫测的地方,无外乎是投入大量的时间和精力通过反复高频的实验测试,找到每一个技术数据的黄金节点,就可以交作业了,如果放在几十年前,这可能是一个博士等级的作业,但以目前的中国科技水平基本面来说,这连一个大学作业都算不上,顶多算一个中专作业。

对于这个观点,蔡总和韦总还共同提到了一个很有意思的现象,就是目前国外掌握精密制造核心技术的企业大多是家族企业,如同我们过去的传统老作坊一样,通过家族世世代代的传承和心无旁骛的一门精进,最终成就了无人企及的尖端技术水平,而这一点才是我们真正要去思考和学习的。对于这一现象,笔者将会专门做一期话题进行深入探讨。

编者:我们以前在和欧美发达国家处于蜜月期的时候,希望能通过一定的捷径获得这些技术,幻想以经济利益的共赢来获得这些国家的慷慨馈赠,然而事实是当你是足够弱的弱者的时候,传统的强者是很容易慷慨解囊的,然而有一天他发现他已经和他并驾齐驱而且随时可能超越的时候,自然就会收紧口袋,惜“技”如金了,这也无可厚非,我们不要去把精力和时间浪费在怨天尤人上,我们最应感谢的是特朗普,在其短短的执政期内几巴掌把我们的幻想彻底打碎,让我们一时间四面楚歌,孤立无援,其实这种局面我们的老一代前辈并不陌生,和60年代前苏联从我国撤走核专家时如出一辙,那时所面临的困境比现在更加严峻一百倍一千倍,然而就是在那样的情况下,我们靠着全国人民勒紧裤腰带,靠着一众爱国科学家们的矢志不渝,靠着国家领导人的果敢坚决,短短几年的时间首颗原子弹便升空爆破震碎世界大国的眼镜。如今,在经济和科技实力的已呈日月新天的基本面下,无论是花钱采购引进的“洋买办”,还是花时间研发制造的“国企民企”,都是“中国精密制造”进程中的有生力量和宝贵资源,只要政府、企业、人才有足够的决心和耐心,双管齐下,多元整合,上下一心,举国发力,长袖善舞、左右逢源、相信实现“中国精密制造”的一天不会让我们等很久,短则5年,长不过10年,立文为证。

版权声明:本站所有文章皆是来自互联网,如内容侵权可以联系我们( 微信:bisheco )删除!
友情链接
币圈社群欧易官网